AppleMartini

退役选手。

杀机女性角色F4
敏敏:?????

Poor and Dazzing.

奶奶超符合我的审美和喜好,但就是,啊,有点可怕(……

——建立在自我娱乐基础上的人物分析和瞎猜,references有,但更多是自己的脑补。

——坐等被七创打脸。真的,我得说,七创可能根本没想这么多。什么复杂的人物性格和背景?不存在的。

 

 

 

——The hallways, they echoed and groaned.

 

 

今天的这个天是很难受的。怎么个难受法呢?就像是整个人被塞进了一个巨大的烘干机里面,一旦照到一点阳光,所有的风暴都卷着沉重的燥热扑面而来。说它热,但温度计上的温度又没有那么高;说他闷,就有点对不起翻腾的胖胖风了。太阳是很毒的,光芒也有点太刺眼,二话不说就把圆锥细胞的寿命减了1s。

 

趴在床上辗转反侧思索了了半个多小时,我也就只能憋出一个词——难受。

 

难受是个很纠结的事情,也是我觉得最适合雷狮和安迷修这两个人的词。说不对头,也是;说相互厌恶,也是;说彼此吸引,也是,这就很叫人难受了。放到这个天气里,就是早上穿了长袖出门在阳光底下把袖子捋上去散热,没过几秒又拉下来防晒的缓慢折磨。他们俩就是互相的烈阳巨风和野火,生来就好像要凑在一起,真正碰上面了却又易燃易爆炸。你说纠不纠结?你说郁不郁闷?你说难不难受?

 

不纠结,不郁闷,不难受。这么回答也无可厚非。是,我懂你举的这个例子,但他俩怎么就天生一对了?你是不是粉丝滤镜太重了啊?

 

我不是我没有。我真得这么回答。我是个蛤丝,同志,生物没学好吧?你这样听风就是雨的,见到雷狮这名字还不以为是个狮子的亚种?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ïve.

 

-

 

当然,他不是。我们可以设想一下,雷王星的国王王后在怀胎八月的晚上夜夜不能寐,考虑这个三皇子到底要叫什么名字好。大臣们怕不是翻烂了三十本字典,把里面的字排列组合搞出几千种玩法,然后不知道是谁脑子缺了根筋,一拍大腿定下了结局——就叫雷狮了!多恢弘,多气派,多皇室!

 

然而雄狮是不捕猎的,整天的任务莫过于躺在草原上偷懒划水给母狮子喊666。没有文化,真的可怕,也促成了三皇子后期口号喊得我这个生物爱好者十分尴尬的情形。

 

不管这雷王星的文化水平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基本的贵族思想是得有的——或许会和地球上有很大不同,但君主体制就可以片面的体现出当时社会是个什么样子了。在什么情况下,皇族会选择生二胎再生三胎?二胎或许还能说是保险,三胎就只能说明前俩人都不够格了。过来人,老三套,雷狮在这种环境下出生,接受的自然也是把他培养成君主的教育。沉稳,骄傲,无懈可击的逻辑。他得看透一切,才能领导一个星球。

 

然而他看的有点太透了。责任,负担,被束缚的未来。于是雷老三说,得,我不干了,我要去享受生活了。宇宙海盗的日子多好,你们这皇位谁爱坐谁坐去。

 

不妨设想一下这时候雷王星集体捶胸顿足的场景——我们雷大爷挥挥手带着乖宝宝卡米尔走了,真是啥也没留下。老臣气到吐血,连连冲天长啸——这雷王星要完啊!

 

后面我们也就都知道了。横行霸道的雷狮海盗团团长,非常好,非常强,名字说出来能镇压全宇宙的混混,从此再也没有人敢玩扫雷这个游戏。是随心所欲,是不管不顾,这一切却也都是建立在相当精良的策划上的。阴沟翻船的事情多了去了,为什么这海盗团不翻?

 

答案很简单:没船。

 

…其实还是头脑,朋友。卡米尔的头脑和分析我们都有目共睹,他的细致谨慎就算说了农民都没人敢叫地主,可雷狮很明显有自己的另外一套打算。

 

不用管那么多!——好的吧,老大说啥就是啥——不可能。军师,那就是出谋划策力挽狂澜的主,他在这种情况下都默不作声,还能是因为啥?是对雷狮的绝对信任。信任他的头脑,信任他的计划,信任他的力量。

 

所以我觉得,唉,雷狮。一个随心所欲的疯子,一个沉稳理性的君王。

 

-

 

——“来凑热闹的人不少嘛,连双剑的安迷修都在啊。”

——“!!”

——“是你!!”

——“雷狮!!”

 

这是我们所有人都喜闻乐见的、两个人为数不多的相见和提及中没有你抽锤子我抜刀不打不相识的9话场景。新时代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雷辣椒,光是这句话就让双剑的安迷修警惕的连用了三连两列共六个感叹号。六个感叹号再加上两字两字的短句,这已经不是普通的激动了,得是大脑绷得跟钢筋一样的超级惊吓和紧张。

 

自然而然地——什么样的人一出现能让我们大赛第五的骑士跟触了电一样?雷狮,雷狮,火花闪电噼里啪啦的雷狮雷老大。当然,我们的重心绝对不是物理属性,而是其他的一些因素。

 

-

 

有了火就会有水,有了雷就会有雨。这雨就是我们最后的骑士,安迷修。这绰号,一股中二感真是扑面而来,不知道的都不敢告诉你这还是个自称。但我们现在不管他中二不中二,就专注于被形容的对象——骑士。

 

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这是我们日常说的骑士八德,但事实上在骑士盛行的年代,这套理论还真的不怎么流行。就像评判画作会有批评家画家商家旁观者等不同角度,安迷修,一个切身实感的骑士,他知不知道、搞不搞这套理论还真的很难说。

 

带入历史,安迷修的所作所为是真的非常的13世纪。他的礼仪、荣誉感、对女性的态度,简直让我以为是从材料里面活生生走出来的例子。这可不是别的。这是13世纪,中世纪的鼎盛期,可谓是欧洲最黑暗的时期。什么环境孕育什么样的人,反之,什么样的人来自什么样的环境。如果还是不理解,那我有非常推荐的例子——民风淳朴哥谭市,热情好客阿卡姆。

 

有一点历史知识的人都清楚,当年的神权主义可谓是前无古人也希望是后无来者的一家独大,人民的思维像是被绑在蒸锅里的阳澄湖大闸蟹。没啥好想,没啥能想,活着的终点就是个死,呆板的仿佛一群木头。安迷修的骑士道中的温柔沉稳和谦逊有礼也与这情况有些异曲同工之处。只是他不信神,信了个骑士精神。

 

正如哥谭有个Harvey Dent,凹凸也有个安迷修。光明骑士,刚正不阿,再加上我用典型的错误反推得来的身世,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倒出的俩角色啊!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假的,不存在的。

 

“最后的骑士”这个称号,正如我们之前提到的,真的是太中二了。这世界上有几种人,一种是有称号但是自己不叫的(嗝某),一种是没有称号但是有的话他肯定会叫的(知名不具金先生),还有一种就是自己叫自己称号叫得贼嗨的。最后这种实在是太好想了——要么是真中二,要么是真信仰。其实两个的本质也差不太多。他一不觉得尴尬而不觉得羞耻,这就是问题之所在了——骑士道构成了他的理念,让他拥有很多的品质,也让他剩下的部分更加令人深思。

 

剩下的、由环境给予他的部分性格。混乱,暴力,胜者为王。对,朋友,这是最初的骑士,在打杀中陶冶出的冷漠。

 

所以我觉得,唉,安迷修。一个温柔谦和的骑士,一个深藏不露的疯子。

 

-

 

“今天在大厅胡闹的人已经太多了。下次见面,我就会把你和你手下那群恶党全部讨伐掉。”

“那就到时候再说啰。”

 

-

 

——“凹凸大赛本来就是个尔虞我诈的地方。”

 

凯大佬,当真是领先所有人一步,这句话简直是所有台词中最精华的一句。大家都是参赛者了,动动奶子再说话,三千来个人里面你想考前十,容易吗?我承认九岁小豆包可能是靠实力碾压上来的,但其他人要面对的可不只是这么点。雷大爷有个综合实力数一数二的海盗团,一般人倒也不敢凑上来,那独行的骑士呢?尤其是这个骑士还贼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见到个人遇难都上去举盾,这种不分敌我先保护的作风就算他有几千条命都不够死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他活下来了。

 

这个场景就让我觉得很岛田了。楚楚可怜弱女子与月夜被怪物袭击,手持蓝橙双刀的骑士随呼救声从天而降,二话不说将她护于身后,是不是很动感?一刀两刀三刀似魔鬼的步伐,大赛第五的积分简直手到擒来——真的,三千人里面得有一半都能想出这个计谋。社会你安哥,类似的英雄救美反被害的情节少说歹说也得见了那么几百次,他是真的那么蠢、运气那么好,次次都能若无其事地化解?

 

根本没有这种操作的。

 

-

 

一个随心所欲的疯子,一个沉稳理性的君王。

一个温柔谦和的骑士,一个深藏不露的疯子。

 

他们都不蠢,自然也都能预料到对方究竟是个什么模样。安迷修会相信雷狮就是个无恶不作的恶党?雷狮会相信安迷修只是个友善死板的骑士?放在别的角色和环境下我还能自欺欺人一波,但这俩?他们实在太相似了,看着对方就像是看着最深痛恶极的自己。我敢打赌,他们一开始见面的时候绝对是这么想的——“天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极品的傻逼!”

 

如同炉石中一个带了草原狮,一个带了受祝福的勇士。不分彼此,不相上下,自然平衡,傻气均分。

 

他们成为对头也是理所应当。打架是一种非常爽的解决方法,肾上腺素会帮助你解决百分之九十九的问题,剩下百分之一的空暇也不会让你空着去思考其他事。来啊,快活啊,打架啊,拳头对拳头,锤子对双剑,十万伏特对冰火两重天,让我们用绝对的力量来取决一切!单纯的相互吸引!单纯的肉体碰撞!吼啊,吼啊,刺激啊!

 

自然,年轻气盛的时候,谁也不愿意服输。太阳晒得本大爷睁不开眼,那我就一锤子把太阳砸进海里!风刮得我看不见对面的场景,那我就把这风暴从中劈开!他们中谁愿意刨开自己的壳和尊严把一切都摊在对方面前供他践踏那才叫见了鬼,任何一点示弱都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全盘皆输。我想他们知道,当然了。他们知道,他们清楚,他们明白。这份牵引,这份纠结,这份难受。

 

这份莫名其妙的爱。

 

 

 

 

-写到最后是真的很累了,逻辑大概也就只是个摆设,改天会再看几遍做些修改。其实只是自己在磨安皮的过程中的一点自我认知,不知道为什么就写成了这俩人的印象和人物分析。约莫还是脑子被烧化了吧!赞美这个炼丹的天气!

 

-荼苓

-June 10th. 2017


Tur小姐退役啦!
基本不会再画画了——
取关随意,以后就偶尔搞点翻译。

翻译走这个号➡️RumBlizzard

thx u sooo much!